游离

【黑遍全联盟】今天的荣耀工作人员又要加班了

故事发生在  :  荣耀游戏制作组的某小组工作群里。
名字(人名地图名)随机搞的。

超短,超短,超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组长】张毅答:今天晚上加班,测试修复空中花园、幽灵迷宫、海风小筑三张地图的数据!

【组员】习鄂末:!!!?

【组员】王眉惠:组长那三张地图不是测评过了吗?

【组员】金韩苏:……不是吧组长?!我晚上还有约会呐!

……

【副组】杨思可:明天霸图对兴欣,可能会用到这三张图。

【组长】张毅答:【大漠孤烟式拆古堡.JPG】【长河落日式砸墙.JPG】【一寸灰式砍天花板.JPG】【昧光式大拆迁.JPG】

【副组】杨思可:【古堡废墟.JPG】【林间建筑倒塌.GIF】

【组员】习鄂末:……

【组员】王眉惠:……

【组员】金韩苏:……

……

别说了,组长,我们加!

做到一个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题瞬间就想到虫爹这句话了
不知道该打什么标签我就先这样了
如果感觉不对私聊我删了


谁能告诉我图片怎样修改啊qwQ,我想把第二张图第一个字糊掉结果编辑不了图片qwQ.

【黑遍全联盟】如果用百度翻译把账号卡翻译成英语再翻译回来

不齐,以后慢慢补(?)。。。

一枪穿云:云中枪

无浪:无波

吴霜钩月:Wu frost钩月(它翻译出来就这样……)

残忍静默:无情的沉默

风景杀:景观造成

长河落日:一个长的日落

冷暗雷:寒冷黑暗的矿井(???)

大漠孤烟:沙漠中的沙漠烟雾

石不转:石头不会转动

君莫笑:不要嘲笑

沐雨橙风:风中橙色

海无量:无边的大海

迎风布阵:风(还是这个……)

小手冰凉:冰凉的手

寒烟柔:软

再睡一夏:在夏天睡觉

逢山鬼泣:每一个高山恶魔都会哭泣

鬼刻:鬼

防风:风

独活:当归(……?!)

叶下红:艾米利亚

飞刀剑:飞的剑

夜雨声烦:夜雨的响声

流云:漂浮的云

枪淋弹雨:子弹带枪(?!)

灵魂语者:灵魂的语言

一叶之秋:一片叶子的秋天

唐三打:唐和三打

暗无天日:完全的黑暗中

风城烟雨:烟雨蒙蒙

林暗草惊:被森林吓了一跳

莫敢回首:不敢回头看

谁不低头:谁不矮

生灵灭:灵魂的死亡

鸾珞音尘:罗峦的消息

王不留行,百花缭乱,零下九度,索克萨尔,冬虫夏草翻译成功,特此祝贺?!

【黑遍全联盟】今天你哦哦西了吗?

荣耀高中设定
基本看不出来的性转设定(所以为啥要转
反向人设
欧欧西

  某天,早自习。

  周泽楷边玩手机查看周末在幼儿园的社会实践评价边吐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韩姐姐很温柔但是太少女心了,我们是五岁的大孩子了不需要粉色蝴蝶结了QWQ’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五岁孩子都受不了了老韩你以后别跟你同桌张新杰一起修仙看那设定奇葩漏洞百出的霸总小说了。”

  周泽楷吐槽前排老韩,手里还继续翻着评价,可惜都是诸如“小魏姐姐看着超小真的十六了?”“哇哇喻姐姐超傻白,比XXX还好骗www”“啊啊啊啊啊孙翔姐姐太腹黑了骗我吃了一堆青椒qwq”之类没啥槽点主角还离得远的。不过本着话痨本能还是念了出来附加无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被忍无可忍的同桌江波涛一把拍到桌子上,脸糊桌子,暴击伤害250%。

  “卧槽工皮寿你干嘛干嘛干嘛干嘛呐!本神枪天下无双balabalabala的脸!”

  “对不起,我脸盲。”江波涛冷冷说到,反手又是一拍“不要叫我工皮寿。”

  周泽楷脸是真·超好看,本有实力竞争班花称号。可惜太能叨叨,直接被排除在外。不过还是因为那张脸,周泽楷再能BB也没人舍得下狠手,当然,江·天天被近距离长时间轰炸·脸盲·波涛除外。

  刷着评论的还有王杰希。

  “……‘王姐姐超可怕QWQ而且眼睛还左大右小,超吓人’!?为啥我老不招小孩子喜欢啊?而且我眼睛是左小右大!这帮左右不分的熊孩子。”
  说完关心了一下趴桌上补觉的组员:“小别怎么了?”

  “昨天语文老师作业布置了太多抄写呗,小别手速慢,抄到了凌晨,黑眼圈比天天修仙的张新杰都大。”

  “要不下个网易云?边听歌边写会快一些吧?”

  “算了,小别她带不习惯耳机,觉得难受。”王杰希驳回。

  讨论没结果,倒是吵醒了刘小别。

  抬头看见了前排喻文州结束了一首歌,成绩三S。叹口气:“有时候真羡慕,你们这些有手速的疯子。”

  “咔吧咔吧”喻文州同桌黄少天,继续沉默地啃着她的秋葵干。

  苏沐橙孜孜不倦地像楚云秀卖着安利:“真不看吗?拍的超好看,动作超炫诶!”

  “电视剧,太长,不看。”楚云秀一脸冷漠。

  QWQ。苏沐橙可怜巴巴的拽楚云秀袖口:“求求你看啊!没人可说真·超难受啊QWQ。”

    “咔!”

   “忘关声音了。”杜明吐吐舌头。把手机递给了肖时钦。“本子素材,get √”

  “腐女组真可怕QWQ。”

  “只要不是al戴就好。”戴妍琦一脸麻木。

  “肖姐你那么有钱还出啥本子啊……”

  “捐给义斩组啊,穷到吃土了。”

  ……

  “一帆你为什么还要买水啊?饮水机里不是还有吗?”看着乔一帆又拧开一瓶矿泉水,高英杰终于忍耐不住好奇心了。

  “心理阴影。”说起这个,乔一帆一脸苦逼“我初三快毕业时,有一回接完水,尝着有点苦,凑近水桶一看,桶壁有点绿……然后就没人再动过。等到毕业回来领毕业证终于拿下桶来,整个饮水机内部都绿了……”

  !